浮生三日——罗马

25 dec

浮生三日——罗马

  浮生三日——罗马

  我有个习惯,吃面的时候总喜欢把浇头留在最后吃。做其他事也都是喜欢把好的留在最后。安排罗马行程的时候我就把斗兽场和古罗马广场留在了最后一天,而在第一天要去参观的是伴随罗马一路披荆斩棘而来的好基友---“罗马教廷”。曾经的教皇国,今天的梵蒂冈。说到教廷和罗马的关系,就要从伯多禄说起。一世纪30年代,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伯多禄在目睹了耶稣复活升天之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公元60年他来到当时西方世界的中心—罗马,进行传教。他组建起初期的罗马教会,并自己任首位罗马大主教。罗马帝国起初并未在意这个新兴宗教团体。而当教会壮大之后,镇压就开始了,伯多禄被皇帝尼禄处死,教徒被迫害。在之后的200年里,帝国对待异教徒的政策时紧时松,教会却在不断壮大,直到313年君士坦丁一世颁布米兰赦令,天主教正式合法化。在这之后天主教一路顺风顺水,而帝国却日渐衰落。476年,哥特人攻占罗马,西罗马帝国覆灭。当时意大利的大片领土陷入无主状态,罗马主教趁此机会囤积土地,插手世俗事务,教会逐渐成为意大利中部的世俗统治者,教皇国初具雏形。教廷从这时开始就一直和法兰克人合作,所得到的最大好处是在756年矮子丕平把罗马献给教皇,教皇国正式成立。 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教皇国在经历了1000年的太平之后,随着欧洲民族主义的觉醒、也终于走向了没落。先是在法国大革命中,法军先后多次入侵教皇国,北方领土被法国并吞;其后,法国企图借助教皇国插手意大利的事务,一边假装支持意大利统一,一边继续扶持着教皇国。教皇国被意大利民族主义者视为国家统一路上的绊脚石。意大利独立战争爆发。在第二次意大利独立战争之后,教皇国仅剩下了罗马及其附近拉齐奥大区附近1/3的土地,碍于法军驻守,意军被迫驻军于城外。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法军不得不撤出罗马以对战普鲁士,这使得意大利最终有机会收复了罗马,首都也旋即从佛罗伦萨迁到了这里。教皇则被迫蜷缩于梵蒂冈城堡内。意大利现在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对于教皇国的苟延馋喘不能无视,而教皇也很难不对新兴国家产生敌意。这种尴尬的局面直到1929年,墨索里尼同教皇签署了拉特兰条约才被打破。教廷承认意大利的统一,罗马为其首都;意大利承认教皇在梵蒂冈城内的权威和世俗统治力,梵蒂冈城堡成为独立的梵蒂冈城国,延续了11个世纪的教皇国被梵蒂冈取代。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袖珍国的由来。 梵蒂冈博物馆 在教皇国存在的这1100年里,除了在政治上与罗马的各种纠葛外,在其他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在艺术收藏。教皇国利用自己和信众的财富,在这11个世纪当中,不仅资助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和贝尼尼这样的巨匠完成了圣彼得大教堂和西斯廷礼拜堂这样的杰作,也收藏了大量不知名的,来自异教信仰的艺术品。如今他们大都被展览在梵蒂冈博物馆内,可以说这个天主教世界的中心、保存着一份关于异教徒世界的记忆。今天,这里是梵蒂冈的必看景点。像这样的地方,你首先看到的一定是人群。早上九点半游客就和热浪一样准时的塞满了这里的犄角旮旯,在确认站对了道之后我就一直耷拉着脑袋,麻木的随着人群前进。检查预约票、安检、换票再检票,经历了这么多次折腾后,我真不确定是不是已经进了博物馆了。检票后短暂散开的人群在一个螺旋坡道前又聚拢在一起,坡道旁展览着各个文明在各个时期的船只模型,本想停下来看看,可后面总有人不停催促你前进。我就像困在鱼群中的一只沙丁鱼,只能随着他们不断螺旋向上,跟着大家都急迫的冲向顶上洒下的阳光。

上一篇:来泰旅游莫大意 做足功课不“吃亏” 下一篇:老爸老妈游伦敦
德国,许我一个秋日童话

德国,许我一个秋

德国,许我一个秋日童话 行前准备 申根签证并不难,只要按材料表准备好材料,基本都能通过。我从准备签证材料到拿到签证正好用了一个星期。星期二早上递签,星期五已经审核......